我是谁?
我有一个威武的名字---军团菌!这么霸气的名字简直甩H7N9、H5N1这些编码名称几条街呢!其实,官方档案里的我叫嗜肺军团菌( Legionellapneumophia),一种革兰氏阴性杆菌。

我的年龄?
1977年我第一次被人们发现,1978年我有了现在的名字,所以我是一名70后。

我的威力?
我的武器是军团菌病。
世界这么大,待在水中的我也有想要出去看看的冲动。我的座驾是一种可以在空气中飘来飘去的气溶胶载体,遇到免疫力低下的人(报告病例中75-80%是50岁以上者,60-70%是男性),可以通过呼吸道侵入而致病。心情好的时候我只会玩个恶作剧,给他(她)留点流感样症状,过几天就恢复了(庞提阿克热)。当我发脾气的时候,军团菌肺炎就难以避免了,严重的时候还会引起死亡。当然,水体样本含菌不一定会引起感染,大多数感染也不会引起疾病,是否致病还取决于菌的浓度以及个人抵抗力。


我的足迹?
我的首秀是在1976年美国费城召开的退伍军人大会,首次暴发流行就导致了221人患病,34人死亡。后来,我的足迹遍布全球,包括:明尼苏达(1995)、北京(1997)、墨尔本(2000)、日本(2002)、俄罗斯(2007)、加拿大(2012)、纽约(2015)……虽然如此,但由于诊断和监测系统等因素,人们不能完全掌握我的足迹。


我的喜好?
我生性好水,属水生菌群,若按军种划分当属海军。当然,像我这么有腔调的菌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水都可以打发的。空调冷却塔水、喷水池水、淋浴池水、温泉水、游泳池水、甚至宾馆的养鱼池水……各类人工水环境是我最喜欢待的地方,再搭配丰富的有机物,并保持水温20-50℃(35℃最佳),那就是我的理想居所了。


我的对手?
人们还没有找到对付我的疫苗。
对人工水环境的管理,如:加热、臭氧或紫外线等物理杀菌措施;金属电离消毒措施;含氯化学消毒剂等,各种形式的定期消毒以及减少气溶胶产生的装置都是令我头疼的措施。